渣渣的S君

你好^^💙

圣地巡礼

假期来一趟扬州,我是有私心的。
想看看你们见过的景色,走走你们走过的路。
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都是我的一点私心

欢迎大家来广州看海

碎碎念

突然想起来个事儿
   
     大概是一个多月前的某堂语文(或是历史)课吧,老师讲到了某场战役(记不清了),说是伤亡惨重,死伤数万,失踪者数万……临近一男同学喊道“说是失踪,不就是都逃了嘛”
     我愿意相信他只是无心亦或是顽皮才这么一说。
     但那一刻也不知道是因为些什么吧,有一口气出也不是,咽也不是,让我有点儿想哭。大概因为想到那些在战场上痛苦死去却无人知晓的一个个生命,想到一些故事……想到那些小人物最终结局是化为史料中一串单
调的伤亡数字。
     我想反驳,想说“不是这样……”,然而怕一说眼泪就会和那口气一样呼出来,而且这似乎有些“小题大做”,老师不过是在他喊叫后停顿须臾便接着向下讲。
     有点难过,他以及像他一样的一些人似乎将反驳一切当做是真理,那些苦痛也许从没在他们心中落脚过。
有点高兴,另一个同学代我说了“也不能这么说……”,以一种应有的严肃。
     这事儿过的比翻页快,也不知怎么突然想起来。
     当时突然的感情充沛我自个儿也似懂非懂,或许以后就懂了

如何高效背诗?
答:在同人文里看见它🌝

cp洁癖有错吗T-T我的人生就是被拆cp的人生

碎碎念

很长一段时间lof上只有我自个儿,真真是我一个几乎不为人知的树洞,最近认识了一些朋友,能在这上边聊聊天了,挺好^^

一家小小的有格调的书店^^有新书有旧书~购买之后可以盖上书店的戳 @离森 突然想到,感觉你会喜欢这个地方(就在北京路对面)

说书人早已离去,听书的却还流连忘返

最近在读的……

这两天在看《四世同堂》,书里这一段透着的太美好了:
       
       “中秋前后是北平最美丽的时候。天气正好不冷不热,昼夜的长短也划分得平匀。没有冬季从蒙古吹来的黄风,也没有伏天里挟着冰雹的暴雨。天是那么高,那么蓝,那么亮,好像是含着笑告诉北平的人们:在这些天里,大自然是不会给你们什么威胁与损害的。西山北山的蓝色都加深了一些,每天傍晚还披上各色的霞帔。
     在太平年月,街上的高摊与地摊,和果店里,都陈列出只有北平人才能一一叫出名字来的水果。各种各样的葡萄,各种各样的梨,各种各样的苹果,已经叫人够看够闻够吃的了,偏偏又加上那些又好看好闻好吃的北平特有的葫芦形的大枣,清香甜脆的小白梨,像花红那样大的白海棠,还有只供闻香儿的海棠木瓜,与通体有金星的香槟子,再配上为拜月用的,贴着金纸条的枕形西瓜,与黄的红的鸡冠花,可就使人顾不得只去享口福,而是已经辨不清哪一种香味更好闻,哪一种颜色更好看,微微的有些醉意了!
      那些水果,无论是在店里或推子上,又都摆列的那么好看,果皮上的白霜一点也没蹭掉,而都被摆成放着香气的立体的图案画,使人感到那些果贩都是些艺术家,他们会使美的东西更美一些。况且,他们还会唱呢!他们精心的把摊子摆好,而后用清脆的嗓音唱出有腔调的“果赞”:“唉——毛钱儿来耶,你就挑一堆我的小白梨儿,皮儿又嫩,水儿又甜,没有一个虫眼儿,我的小嫩白梨儿耶!”歌声在香气中颤动,给苹果葡萄的静丽配上音乐,使人们的脚步放慢,听着看着嗅着北平之秋的美丽。
     同时,良乡的肥大的栗子,裹着细沙与糖蜜在路旁唰啦唰啦的炒着,连锅下的柴烟也是香的。“大酒缸”门外,雪白的葱白正拌炒着肥嫩的羊肉;一碗酒,四两肉,有两三毛钱就可以混个醉饱。高粱红的河蟹,用席装着,沿街叫卖,而会享受的人们会到正阳楼去用小小的木锤,轻轻裂那毛茸茸的蟹脚。
      同时,在街上的“香艳的”果推中间,还有多少个兔儿爷推子,一层层的摆起粉面彩身,身后插着旗伞的兔儿爷一一有大有小,都一样的漂亮亮工细,有的骑着老虎,有的坐着莲花,有的肩着剃头挑儿,有的背着鲜红的小木柜;这雕塑的小品给千千万万的儿童心中种下美的种子。
       同时,以花为粮的丰台开始一挑一挑的往城里运送叶齐苞大的秋菊,而公园中的花匠,与爱美的艺菊家也准备给他们费了半年多的苦心与劳力所养成的奇葩异种开“菊展”。北平的菊种之多,式样之奇,足以甲天下。
      同时,像春花一般骄做与俊美的青年学生,从清华园,从出产莲花白酒的海甸,从东南西北城,到北海去划船;荷花久已残败,可是荷叶还给小船上的男女身上染上一些清香。
      同时,那文化过熟的北平人,从一入八月就准备给亲友们送节礼了。街上的铺店用各式的酒瓶,各种馅子的月饼,把自己打扮得像鲜艳的新娘子;就是那不卖礼品的铺户也要凑个热闹,挂起秋节大减价的绸条,迎接北平之秋。
     北平之秋就是人间的天堂,也许比天堂更繁荣一点呢!”